<var id="xn55b"><strike id="xn55b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xn55b"></cite>
<var id="xn55b"></var><var id="xn55b"><strike id="xn55b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xn55b"><strike id="xn55b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xn55b"><video id="xn55b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xn55b"></var>
<var id="xn55b"></var><var id="xn55b"><video id="xn55b"><thead id="xn55b"></thead></video></var><var id="xn55b"><video id="xn55b"><thead id="xn55b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xn55b"></var>
<cite id="xn55b"></cite>
<menuitem id="xn55b"><video id="xn55b"></video></menuitem>
<var id="xn55b"></var>
<var id="xn55b"></var>

病房竟變交易場!水滴籌掃樓被曝光,我們發現了它賺錢的秘密

快手刷評論 http://www.jinrongds.com/

原創 | 時代周報(Timeweekly) 文 | 葉萬 咪敏

水滴籌又上熱搜了,這一次是因為“掃樓”。

11月30日上午,有媒體報道暗訪水滴籌地推人員在醫院引導患者發起籌款的過程。

視頻顯示,水滴籌“志愿者”在地推中出現多項欺詐做法,包括掃樓勸募、隨意填寫募捐金額、對求助者財產狀況不加審核甚至有所隱瞞、對捐款用途缺乏監督,以及模板化撰寫求助故事、通過引導患者籌款賺取提成等。

水滴籌號稱國內最大的公益眾籌平臺,素以“靠譜的大病救助平臺”“全程零手續費”宣傳,一派慈善面目贏得了4億用戶的信任,累計籌款金額高達200億元。正因如此,當媒體曝光地推人員的暗箱操作被曝光時,網友群情激憤要求水滴籌做出解釋。

當日下午,水滴籌通過官方微博發表聲明,稱視頻報道中提到的只是“部分地區個別線下人員的違規現象”,即刻起線下服務團隊全面暫停服務,整頓徹查類似違規行為,組織重新回爐學習等。

現實情況真如回應所述,誘導、欺詐和騙捐只是“個別行為”嗎?

近日,時代周報新媒體(Timeweekly)記者試用了水滴籌、輕松籌等多個公益眾籌平臺,發現了眾籌行業“賺錢”的諸多秘密。

事情的真相,或許遠沒有浮出水面的那么簡單。

1

將病房變為交易場

“你好,我是水滴籌的志愿者,你們這邊有困難需要幫助嗎?”

水滴籌在超過40個城市的各個醫院都派駐了地推人員,這些人被稱作“志愿者”,每天逐個病房引導患者發起籌款,口中說出的正是上面這句話——聽起來是為患者送溫暖的天使,但實際上,他們的目的并不那么純潔。

在最近爆出的暗訪視頻中,醫院保安對水滴籌地推人員似乎頗有不滿,怒斥水滴籌地推人員:“這是病房,不是你做交易的地方?!?/p>

善舉何以成為交易?這一措辭令人詫異,但水滴籌的地推人員并不反對,暗訪視頻中,這位“志愿者”說道:“你也可以把它理解為是銷售的一個地推?!?/p>

連用來考核銷售人員的KPI也被水滴籌運用起來。志愿者稱,水滴籌公司采用了末位淘汰制,“每月必須發完35單,發不完淘汰?!?/p>

當拍客詢問公司為什么強制要求發單時,志愿者回答:“搶占市場?!?/p>

這似乎是水滴籌公司自上而下實行的一項市場策略。

在網絡招聘平臺上,該公司在招職位中存在大量銷售、推廣以及志愿者崗位,且薪酬明碼標價,“月薪過萬”并不少見。

這些崗位的職責,第一條就是“在所在醫院推廣水滴籌平臺,幫助患者在水滴籌上做網絡發起,籌集資金,維護客戶關系?!贝送?,他們的工作還包括“落實公司對市場的各項判斷指標,達成市場目標”。

原來,所謂的“推廣水滴籌平臺”,實際就是掃樓尋找、誘導患者在水滴籌上發起眾籌。通過勸募的方式,地推人員一方面幫助水滴籌占領市場,另一方面也可以在其中賺取提成,避免被該公司實行的“末位淘汰制”淘汰。

這話并非調侃,水滴籌的地推人員不僅有KPI考核標準,而且每單地推還有提成,甚至連提成的金額也都是明碼標價,“5單有效單就是80(一單),6到10單的話就是100(元)一單?!?/p>

憑借掃樓勸募的工作,確實也有人實現了月薪過萬的夢想。暗訪視頻中的水滴籌志愿者就坦言,自己“上個月拿了14000”。

這一薪酬水平,比2019年秋季求職期平均薪酬水平最高的北京,還高出了3000元。在如此高收入的水滴籌“志愿者”面前,原來奉獻愛心的捐款人才更像志愿者,更像是應該被“末位淘汰制”淘汰的人?

其實稍微有點市場營銷常識的人可能都知道,末位淘汰制是企業搶占市場份額的重要工具,一般常見于競爭相對激烈的行業。按理說,水滴籌宣稱在患者眾籌過程中“零收費”,也就是平臺在其中沒有任何利益關系,為何還要采用如此激進的市場策略?

難道真如其所述,是為了幫助更多患者的公益慈善事業,才在公司內部營造高度緊張的競爭環境,以至于出現當前這么大的輿論危機?

事情恐怕沒有企業標榜的那么簡單。暗訪視頻中提到的一個線索,給了我們一個窺探水滴籌乃至整個公益眾籌行業商業模式的切入點。

沿著這條線索,時代周報新媒體(Timeweekly)記者對水滴籌、輕松籌兩個市場份額最高的公益眾籌平臺進行測試,發現了隱藏在捐款、互助中的賺錢奧秘。

所謂的公益眾籌平臺,扒掉慈善的外衣以后,用電影《國產凌凌漆》中豬肉佬凌凌漆的臺詞來說:不過是一盤生意。

而且還是表面上標榜正義,背地里滿是套路的齷齪生意。

2

水滴籌們如何賺錢?

地推人員在暗訪中表示,患者募捐、用戶捐款后,水滴籌會向捐款者發送廣告。對于這些廣告,此前時代周報新媒體(Timeweekly)記者曾報道過輕松籌的互保游戲(點擊藍色字體可查閱),揭示過該平臺誘導、欺詐用戶參與互助的行為。

在對水滴籌的測試中我們發現,用戶在完成對某眾籌項目的捐款后,同樣也收到了“恭喜您被選中愛心健康互助金體驗用戶”,以及點擊領取專屬特權等推送。

然而點開所謂的專屬特權,卻是水滴籌的廣告頁面,提示“3元加入”“患癌最高可得30萬元”等信息。乍看之下,水滴互助的賠付力度十分誘惑,讓人忍不住就繼續點擊下去。

更驚喜的是,當記者退出后又再度點開鏈接時,看到的頁面變成了“1元領取30萬抗癌互助金”,價格又降了2元! “套路”大概就是從這里開始的:點開領取按鈕并支付后,系統提示“還差最后一步”,接下來需要關注公眾號,操作后又提示“余額不足請充值”,要求充值6元方能激活所謂的“30萬權益”。

6元的額度并不算太高,在前期已經投入時間和金錢的基礎上,相信大部分人會選擇繼續操作。根據水滴互助官方公開的數據,截至2018年5月其互助用戶數量已經超過3000萬。

在這海量的互助用戶當中,有多少人是被一環扣一環“操作”進來的,我們不得而知。一個能夠明確的數據是,在水滴籌平臺注冊和捐款的用戶數量,早在去年6月就超過了4億。

毫無疑問,這是一個巨大無比的流量池。所以,才會出現了接下來的、水滴籌給保險公司導流或積極推銷其保險產品的一幕。

時代周報新媒體(Timeweekly)記者發現,除了水滴互助,完成捐款后水滴籌還會給捐款者推送保險廣告,廣告頁面推銷的是“600萬醫療保障金”,點開后發現這是由安心財險推出的百萬保險險種,號稱“住院費用全報銷,不限疾病與藥物”。

該頁面上印著醒目的“3元”和“立即投?!钡淖謽?,如果不仔細看,用戶很可能會錯過灰色小字標出的“次月11.5元起”——實際上這是一款分期支付的保險產品,從次月起按年齡不同,每月需支付11.5月到近百元不等的保費。

細算之下,一年下來用戶在這款保險產品上的投入至少也有上百元,與平臺大肆宣傳的3元相距甚遠。這樣的廣告,隱藏著不小的迷惑性,甚至誤導性。

或許正因如此,有保險從業者也把公益眾籌平臺形容為“影子保險公司”。它們無法成為真正的保險公司,但可以通過收購保險經紀公司,在真正的保險公司和用戶之間起到中介的作用。 “另一方面,因為處在民政、工商、銀保監三個部門的交叉管轄地帶,因為監管政策和措施的相對滯后,(公益眾籌平臺)也做著一些保險公司想做、但又不敢做的事情?!边@個行業的秘密,或許還會繼續揭曉。

但眼下,玷污了本該向光而生的慈善事業、辜負了無數好心人的水滴籌,該拿什么拯救自己?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亿博大发计划下载